在过去几年来的国际艺坛,中国当代艺术虽非一枝独秀,但绝对称得上是深受各界瞩目;在艺术市场的表现尤其抢眼,因而培养出许多艺坛明星。这当中,仅有少数在生活条件得到相当程度改善之后,开始回过头来,重新审视自己一路走来的创作历程,并且更进一步地追寻自我创作的内涵所在。钟飙,便是其中一位。


9月初在上海昇艺术空间所推出的“显形”个展,便可视为钟飙在艺术创作上持续追求与努力的具体例证。有别于传统的创作概念,多以个别图像承载艺术家所欲表达的意念,钟飙画中错综复杂之人事陈列,往往使观者在面对其作品时,不易找到一个故事的主轴或脉络,而只能刻意地透过增添、删减的动作,让画面以一种诗般的跳跃表现形式来制造、产生意义,进而理清画中物件相互之间的关系。

 

脱却表像·直指核心

 

然而,钟飙所欲提出的,却是更为完整且全面的关照。对他来说,艺术创作已经不只是停留在从画面说故事的阶段,而应更为清晰地建构出属于个人的美学观。他表示,无论是爱情、生死等人人皆会面对的永恒命题,抑或是时间、空间等抽象概念的具象化,势必都会来到形而上学的层面。此次“显形”一展,不仅是钟飙过去所有创作流变至今的结果,同时也进一步阐释了艺术家对“存在”之真义的终极思考。如是的尝试在去年的“出神入画”一展中就已见到端倪,当时图像表像蕴藏着深沉而复杂的叙事结构,这次则干脆脱去表像,藉由捕捉在变化与轨迹之中的真相,直指存在的核心。


由昇艺术空间重新规划的诺大展场中,钟飙将之分隔成两个区块,首先迎面而来的是三组大型绘画作品:《六个人的城市》,近景的人物或走或坐,或跳或跃,与后面各异的都市景观看似紧密,实则分离,正是艺术家对于今日都市生活状态的切面观察。《福音》一作沿袭了过去的“画中画”作法,在黑白对比呈现的画面中,佛陀身旁一束阳光,照拂在其后人潮汹涌中的一名最不起眼的男孩脸上,使其顿时成为画中聚焦所在,与背景的科隆大教堂遥遥相映,而变成彩色版的画中画下方,却是一对仰首上望,看着数位相机自拍的情侣。如是两两搭配,使得指涉宗教的象征顿时与日常生活得以顺利产生连结,转化为艺术家与观者内在自发的稳定力量。《天书》与《绝顶》构图颇为类似,差别之处乃在于前者画面的处理,除了前景身穿白衣的人物,白鸽、骏马、古典绘画图示乃至于现代的运动员等彼此并无直接关联的物件并时性的出现,来到后者便转瞬消失无踪。这样的画面安排,仿佛艺术家打开了一本天书,一刹之间所有关于“超越”的想象尽数跃出,来到观者身边,四处流窜。


进入内部的展览空间,《显形之一》与《显形之二》横亘在灯光略显昏暗的对立墙面之上,加上前后镜子的架设,使得这两件不具彩度的巨型创作资料来源无限延伸,仅在尽头透视处可见一道光线从细缝中射进,从而与外部空间展出之作品产生因果关系。天花板上4架投影机,配合着电子音乐,一遍又一遍重复地播出艺术家走访各地寻找到的92个图像素材。这些图像逐渐浮现、游走漂移、相互覆盖、交融凝聚。仔细看它们的游动,和生活中的表像一样,很难看出其中的逻辑。尤其,艺术家在呈现与选择上并不见绝对的必然需求;相反地,更多出自于偶然性与任意性,此点恰与自索绪尔以降的语言符号学有着根源上的相通。艺术家所注重的,实则更多在于探究之后事态的必然发展。藉由此一自然法则,观者往往在不意转身时,为一脉贯穿里、外的创作轨迹所震慑,进而体悟过去、现在与未来等时态并非人们惯知的线性,而是可能并存在一个向度之中,沉默却有力的为人们揭示着“存在”的奥义。

 

引首溯源·因果显形

 

作品画册则在展览的作品之外,扮演了一个回声,又或者是镜像的角色,不仅为这次展览发挥了极大的解读作用,同时也让观者可以顺利揭开层叠的影像之下,艺术家真正的美学面目。钟飙将画册安排为“引、源、意、迹、因、果、象、末”八个字汇  ,随之而来的即为其对“时间”以及“存在”的探究。如在“源”的部分,他这样写道:“溯流而上,在源头无法想象大河的命运。水以现状流经过去和未来,河床正是时间的形状,未来已存在,远远地等着我们。”到最终的“末”则更清楚地指出他的结论,即:“一切早已存在,只有经过时显形”都可看出他尝试融合美学与哲学两者的努力。


我们可以这么说,钟飙此次“显形”包括了绘画、装置、影像以及图录在内的展览,以及内边为因,外边为果,而因果之间充其量只是结束与开始的短暂聚合,随即远离,直到下一次的再度偶遇,或者从此不再会首的展览概念,对观者而言无疑是一次以“空间来理解时间”的阅读挑战;但也是如此,更加深化了观者与作品、艺术家之间“因缘迹会的阶段性定格”可能,使观者也成为展览的一部分,成功地展现了艺术家庞大的美学企图。


想起比利时诗人亨利·德·梅特林克(Henri de Maeterlinck, 1862~1949)曾经这样说过:“每件发生的事,不论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不论在空间的哪一点,此刻都存在于某个地方,在一个永恒的当下之中。因为它们存在,我们就可能在某些状态中感受可以使我们见识未来的那些事,见识我们走过时光的路程中尚未到达的那一段。”这段话,想来当是钟飙“显形”一展的最佳注脚;即使,这段话早在半个世纪,甚至在此之前便已出现……

 


――载于《典藏投资》2008 October 试刊号12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