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飙艺术作品的主题取材于一个错综复杂的领域:蓬勃发展的社会环境下的人与其所处的生活环境。艺术家并不试图跟踪或者描述当今社会中具体的、具有明显象征性意义的事件;他将图像从原始语境中脱离出来,然后进行转换,形成新的组合。钟飙的出发点是采用缘起、语义和功用三方面皆截然不同的艺术主题。艺术家将现代生活的图景与历史的片段结合在一起,将东方和西方形成鲜明对照的引证融合为一体。就像他本人所陈述的一样,我们的今天包含了全部的昨天,我们的明天也始终包含着我们的今天。因此,他的作品可以看作是须臾之间的快照,从整体上揭示了来源不同的图像之间的关系。艺术家的作品展示了这些不同的视觉代号究竟如何互不相称、不相适宜而且是迥异不同的。随之,主题也成为现实与感知之间的共存和互动的层面,无法达成一致。

 

目前,地球上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中国一样,昭然若揭地展示着快速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之间的对照。虽然中国有些地方依旧完全是农村,仍然受国家社会主义机制的制约,但是极度膨胀的城市化和空前的技术发展见证了中国社会正在经历着愈演愈烈的现代化进程。在这个过程中,西方文化的影响不断被探索、模仿并融入当地的文化理念中。一个认知、利用和调整的过程在进行着,而如果从外部来审视这一切的话,这个过程难以被理解。体制还继续进行着变革和更新,在几个世纪之中演变,这在所难免地造就了传统图像语言几乎无法把握和表述的对照。政治波动、传统文化和受西方影响的当代艺术的美学与大众媒体同存,但却没有任何和解或者合并的可能。

 

在他的绘画当中,钟飙找到了描述这些对照的方法,并保持了它们之间的连贯性——在描绘这些对照物的时侯,艺术家将其中不合逻辑的关联揉进了绘画叙述的主题之中。为了做到这一点,艺术家抓住现实的不同层面,并把不同的时间-空间架构展示出来。通过重复和叠印的手法,像电影的表现方式一样,他表现了时间和空间相互交织的体验。

 

钟飙的目标并非是重新调用美术标记或者美术符号的第一层含义,而是想证实图像上下文及其意义的改变。尤其是,使那些与日常生活有密切关系的主题在颜色上得以解放,而其中熟悉的指引被移除。相反,历史性的参考内容则被颜色重新定义。

 

随着现在的颜色枯萎,过去的部分被转换为当代的流行美学。现实和记忆、虚构和梦想之间的界限已变得模糊不清,面目皆非。幻想的一面被引入,而这种改变的结果是,令观众几乎无可避免地质疑自己对历史和现今世界的了解。

 

尽管毫不适宜,有时,具有挑衅性的污秽情节就变成了结果。比如,钟飙描绘了一个年轻妇女,穿着时髦的流行服装,但是由于黑白双色的采用,这个摩登女郎似乎脱离了日常的视觉审美。她身处一个非常局限的空间里,或许是博物馆或者是画廊。令人不安的是,在后部的一面墙上,另一个外形完全相同的人物在画中的画框内出现。现实的碎片被弹入无限浓缩的想象空间之中,触发了一系列完全出乎意料的思绪。在一些例子里面,艺术家甚至引用了黄色材料。通过她们的身体语言和凝视,女模特有意激起了观众的兴趣;她们这种裸露癖好的自我展示和时常挑逗的姿态看上去是在怂恿参观者对情色的幻想。与此同时,通过纯灰色画的表现手法,运用人物与空间之间毫不相称的关系,钟飙将幻想牵制在理性当中。上述的不确定性和含糊其辞被内部和外部空间的融合加深。截至目前为止,艺术家有一幅作品描绘了一个人在无遮无掩的厕所里面,而厕所则像道具一样安装在一栋高层大厦的顶部。这种隐秘的内部环境与充满未来感的都市背景相冲突。另一张画将“观众作为窥淫癖者”的角色颠倒:一个全身裸露的模特在厕所里面摆姿势,但是她的面部被一部夸大的相机遮住,而观众的视线被扭转方向,直接反弹回来(观众只能自食其果)。在这个情节中,两个男性晦暗的形影呈现出一种超现实主义的色彩。钟飙美术作品的其他主题来自于政治波动或者西方广告中的美学理念。例如,《世界无烟日》展示的是一位年轻自信的女人在迈着方步行进,好像为了参加某个革命历史性活动而准备。

 

这幅作品与衣衫褴褛、杂乱无序并已经开始土崩瓦解的仪仗队形成了对比。另一幅题为《上海》的作品也描述了类似的异类现实的冲突。作品表现了广告海报上的一对西方情侣与画面上的一位佝偻的老年妇女格格不入;后者面向观众,看上去是亚洲人。沉思的老妪质疑西方人物所代表的道德规范。在一瞬令人反思的时刻,妇女将中国的历史与此作品联系起来。广告海报远离前景中的人物,而通过纯灰色画法的采用,两者都被传送到一个美好的时空层次里面。通过绘画,艺术家创造了社会和经济现实的视觉印象。在作品当中,毛主席的文化大革命给桀骜不驯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扩张定调。

 

在诸如《幸福》和《天堂》的作品中,本着对天堂般安宁悠闲的现实的向往,中国宣传和西方世界的大众媒体达成了共识。钟飙引用这个宗教惯用的传统主题来描绘其繁琐和复杂性,并强调其与现代持续不断的关联。通过对主题进行解构,并质疑它在现代社会的合理性,艺术家对批评和反对意见不屑一顾,而放眼于寻找一种图形模式,将自己国家复杂的现实和我们目前所处的世界恰如其分地表现在作品之中。艺术家成功地创作了令人不安而感官上引人入胜的蒙太奇作品,将观众置入人与画的对话里面。

 

2008年10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