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种程度上,钟飙的展览“彼岸”指的是地域的范畴:在艺术家特有的艺术布局里面,中国和西方处于相对的彼岸。这次在凯尚画廊(Klein Sun Gallery)的展览是艺术家首次在纽约登场,而“彼岸”是相对北京而言的。实际上,在2015年中期的一个访谈中,有人这样问钟飙:“如果到地球上的另外一个地方生活,您会选择哪里?”艺术家的回答是: 


“纽约。之所以选择纽约,是因为这座城市的丰富性带来的安全感,可以宽慰我选择的焦虑,这也正说明了自己还没有想好,此生到底要什么?” [《芭莎艺术》. “艺术家钟飙:不怀揣问号,还想泡灵感?”,访谈,2015年12月25日,网络版。 ] 


钟飙对这样一个国际化大都市的青睐与其艺术生涯是联系在一起的。大都市里人类活动集中,给艺术家提供了取之不尽的艺术题材。在实践中,钟飙的绘画作品取材于其数码相机或者其他印刷或数字媒体作品。艺术家通过拼贴,以油漆或者丙烯为材料,将原始题材绘制成穿越空间和时间的超现实主义绘画作品。广阔的蓝天上镶嵌着毛发;艺术家将年龄各异、婀娜多姿或是大腹便便的体态,都详尽地安置在自然或者人造的环境里面。艺术家的画幅通常极为宏大,其最大一幅作品《海市蜃楼》(2009年)的宽度达到了十八米。这样的幅度可以使观众漫步体验作品中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和颠覆性的巨大变迁。钟飙的绘画描述着众所周知的事件:历史事件、金融动荡、政治起伏、丑闻。此类引用帮助我们这些观众找到自己在现实社会中的位置。以《纸牌屋》(2016年)为例,该作品让我们联想到2016年的美国总统竞选;而《中国梦》(2016年)则源于中国领袖习近平最近的政治口号,将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惊人崛起载入观众眼帘,并包含着中国所取得的成功和面临的挑战。


即便如此,过度聚焦钟飙作品中的主题性、象征性或者表述清晰的内容是个失误。因此,对其“彼岸”的地域性解读也是有局限性的。如果艺术家作品中有一个贯穿整个作品集的主题,那就是《飞跃》,包括漂浮在不同高度的人类和鸟类。鸟类的图景有其独特的象征意义。在艺术家刻画的鸟类作品中,象征着长寿的仙鹤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不过,我们在其作品中还可以看到鹰类,甚至还可以看到鸽子。作品 《起飞》中雄伟的大鹏鸟,来自于小说《西游记》,是大乘佛教中的一个形象;《天幕》(2015年)中刻画了一个飞行中的女子,该形象重复出现——这些都是本次展览中杰出的代表作。


虽然如此,我们花时间研究钟飙作品集里面更为突出的特点后,发现艺术家并非对这些元素有十足的兴趣,除以下一点:用20世纪初期中国某诗句的标题来表述,这是一种“距离的组织”。在某种程度上,这种“组织”是我们时下的热门话题,与当今世界息息相关。例如,在作品《彼岸》中,最近受伊斯兰国(ISIS)入侵而备受蹂躏的巴尔米拉市,占据了画面的右上角。但是,如果细看的话,我们还会看到艺术家特意采用并置手法来揭示所有物质形态背后产生或者贯穿其内的能量。首先,我们看到推动所有物质在时间中前进的“气”。换句话说,在该空间中,我们走向钟飙作品中的“彼岸”时,实际上就是向着时间行进。更确切地讲,作者刻画的是自孩童时期起就令他苦思冥想的“时间”问题。在最近一次北京展览的发言中,艺术家回忆对某些事情的看法:即使有些事情正在发生在我们眼前,虽然事情结束后的须臾之间貌似已经拉上了帷幕,而实事上事情还没有真正结束;而我们看到的来自远方行星的光辉实际上产生于行星数千年前死亡的时刻,这同样令他困惑不解。[ 钟飙. “展览闭幕式发言”,中画廊,北京,2015年10月15日。. ] 艺术家继续发言道,如果我们把时间当作一个蛋糕,将蛋糕一切为二,过去在一边,未来在另一边,那样的话我们除了刀子和虚无之外两手空空。


这种对时间的专注使得钟飙在2006年前后将抽象画引入其作品之中。这些抽象的笔触表达了弥漫在我们这个非凡世界的力量,挥之不去,但却没有被局限在线性的空间里面。


这些抽象的元素不仅显著而且微妙地在其作品中演变。在画家早期的作品里,色块平滑流畅,以大画笔和芭蕾舞般的优雅绘就(协同钟飙工作的助手帮助他上下挪动巨幅帆布。艺术家在震耳欲聋的音乐的陪伴下,绘画的动作如翩翩起舞,而油彩滴则起到强调的作用。抽象的形象与钟飙偶尔在展览中展示的视频装置作品相似。这些超现实图像取材于绘画,在屏幕上出现,继而消失,留下了可辨的、彻底抽象化的形态,然后重新塑造出全新的形象。近来,画中的色块变得更为丰富、棱角更加分明、更具有三维效果,让人感觉到分层次或者并行的现实从彼此中分裂开来,唤醒了断裂的回忆。《后海》(2015年)是钟飙目前可以将超现实主义和全抽象手法巧妙地编织在一起的一个极好的范例,使艺术家能够在同一张画布上挑战超现实主义和抽象主义的极限。


实际上,作为艺术家和思想家,钟飙在作品中将人物和抽象融合为一体,这是其作品的大致标志。艺术家的目标是用绘画来挑战我们生活体验的时空界限。发起这样一种挑战是否会给他的生活追求和人生目标提供答案,这还难以言说。随着艺术家向着目标前进,其艺术探索必将大有可观。


作者魏朴(Paul Manfredi)
                                                                                              太平洋路德大学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