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暗涌到潮流

——钟飙访谈

 

 

库艺术(以下简称库):您的早期作品中有许多时尚元素,现在又与时尚领域有合作,那么您认为实验艺术和时尚是怎样一种关系?

钟飙(以下简称钟):艺术和时尚本来是无界的,不存在跨界的问题。任何事物在形成之前是一个整体的混沌状态,逐渐成形后,相互就有了区别,有了鸿沟。但成形的东西一定是表象,从宏观来看,都是生生不息生态链的一部分,自然不可能各自为政,理解了宏观生态链的概念,就无界了。

先锋艺术与时尚的关系,不是对立的,但存在时间差。成熟了的艺术探索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被大众接受,甚至成为时尚。这是对社会的贡献,然后,会有新的先锋继续向未知领域进发。先锋和时尚是动态前行的。以前,实验艺术成果可能过10年,会被大众接受,现在这个时间差越来越短了。可能上半年的探索成果,下半年就被应用。潜移默化的先锋趋势、汹涌澎湃的时尚潮流和时过境迁的经典沉淀,这样的历程是艺术的形态。

曲高和寡实际上是知音之间适可而止的分寸把握,同时也是能量节约的需要,大众当然听不见。如果有足够的能量就不用适可而止,曲高和寡是境界,曲高合众是贡献。当然,我们没有必要让所有的实验成形到公众可以理解的层面,那样一方面会消耗太多的社会资源,另一方面也使实验艺术背上了过于沉重的负担而不能轻装上阵。正如研发与生产的关系。

库:趋势这是需要做很多工作去梳理的一件事情,那么怎样的梳理才能把握先锋艺术和时尚的形态呢?

钟:我们面对不断变化的历史时,最容易陷入一种误区,就是切片式的研究。从暗涌到潮流,再成为历史,运动变化的脉络,不是取一个切片出来,去分析这里面的结构和成分,就能梳理的,切片上没有历史深处的态势运行。我们只有不断地去体会和感悟潜在态势和显性事实之间的运行关系,才能接近变化的真相。

库:转过来,我们谈论跨界的问题。当代艺术进入时尚视野的时候,会有一个失语的过程,比如,您的作品进入时尚这样一个平台以后,大众肯定不能马上看懂,也许能够了解您大概的企图,但是不会马上接受。您怎么看待这种失语,或者说是认知的隔离状态?

钟:任何语言都有它的言说背景和有效范围,即便是洞悉宇宙人生规律的圣哲,也无法面对正在热吻的情侣们谈经纶道。我们不能指望超出言说范围还不失语,这是违背常识的。当艺术创造被大众运用的时候,它就有了自己的命运。这件事情本身没有好坏褒贬,是自然现象。

库:您希望大众能真正理解您作品中的意图吗?

钟:如果说永远不希望大众真正理解我作品中的意图,这靠谱吗?这个问题其实蕴藏着一个更深的真相——有形世界和无形世界的问题。看得见摸得着的常识世界,我们把它叫作有形世界。在有形世界的下面,是永不停息、不断运动和变化着的浩瀚的无形世界,它是我们没有认知到的部分。无形世界的运动和变化决定了有形世界的形状和外貌。

所以生命行动的价值和意义在于,把感受到的无形世界通过你的力量,在有形世界里成形。不管是政治,商业,文化,都是这样。无形世界的运动变化有着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必然趋势。这个趋势强大到可以席卷人们内心深处的集体无意识,席卷了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会逐渐升至潜意识、下意识层面,然后浮出意识的水面。所以谁感悟到潜移默化的趋势,把它从集体无意识的层面上升到意识层面,甚至把它变为现实,谁就是所谓开路先锋。不符合发展趋势的创新是失败的,没有被分享的价值,只能自欺欺人。真正的创新是不断的地把现实深处的秘密变成常识,把潜移默化的暗涌变成汹涌澎湃的潮流。所以,只有显形永不停息的必然趋势,艺术创造才会在每一个当下重生。

 

                                                                                                                                2010-9-30北京黑桥艺术村1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