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飙 “致未来”引爆世博夜


刘佳一

虽然身处世博开幕式那夜的上海,我却并没有在黄浦江畔仰望由焰火炫亮的夜空。但是并不遗憾,因为我置身于一场由时尚与艺术共构而成的更为奇幻华丽的“致未来”之夜,完美享受了一场纵横过去、现在与未来的时空穿梭之旅。从钟飙启动多重可能性以艺术的方式探究永恒不灭的生命体验之后,这次于张江美术馆的艺术“显形”,更加通达无界,挥洒从容。镜像折射而成的无限延伸的有形世界,与幻化不定、想象无边的无形世界,一体两面地揭示了生命绵延的可视瞬间与内在驱动力的潜流,不断流转,忽生忽灭的永恒定律。伫立于被莫名强大的气场所掌控的空间中,身体的力量已经被吞噬殆尽,生命之轻奇妙地升腾飘摇……。此时此刻,观者无意的经过,已然被刻录到了时空流转中的某一个凝固美好的夜晚。

 

Hi艺术=Hi 钟飙=钟

先锋时尚经典三位一体

Hi:张江美术馆的《致未来》夜晚让我出乎意料,时尚、音乐、艺术,一场综合的视听盛宴,每一个环节都是作为这个展览的一部分吗?

钟:是,虽然核心部分是二楼的展览,但是我相信,观众在体验完服装秀和其他时尚元素后,会对展览产生更深的理解。我不是把一个艺术展览放置在空中楼阁,而是从外到里,从下到上搭建好不同层次,大家可以拾级而上,相当于一个通往无形世界的桥梁,观众由此渐次进入,逐步增强体验,先锋艺术与时尚的区别与联系,会被立刻感受到。否则,可能只有少数人可以理解二楼的展览。

Hi:为什么经由一种大众时尚氛围的渲染后,可以更好地体会你的展览呢?

钟:这取决于先锋、时尚和经典的关系。实际上,先锋是向未知领域的探索,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成熟的部分自然就会被淘汰,而成熟的部分会被大众文化所接受,甚至成为时尚。同时,具有广泛共同记忆的时尚,经过岁月的积淀,最终成为经典。所以,先锋、时尚和经典不是对立的关系,而是有存在先后发生的时间差,是不断循环的一个整体,所以,我特别强调的是这三者的整体性。在以前,某种先锋探索被大众接受,甚至成为经典,可能至少需要十年的时间,但是现在社会发展越来越快,这个时间差也越来越短,也许去年还是刚触及到的未知领域,第二年就时尚了。甚至,先锋探索稍有停歇,时尚潮流就奔涌反超,所以,先锋、时尚、经典的整体性推进才构成健全的社会文化生态链。

Hi:就像我们常见的一个说法,现在那么多做影像的实验艺术,如果没有真正的想象力和实现水平,那就还不如《阿凡达》。

钟:对,《阿凡达》就是最典型的例子,曲子定得很高,用力过猛,直接变成核爆炸。其实,内在的必然趋势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如果我们不是等到潮流,而是还处于趋势阶段就用力过猛的话,猛烈的核爆可以迅速覆盖先锋、时尚、经典的时间差。一旦引爆,既是先锋,又是时尚,当然必是经典了。曲高和寡是境界,曲高和众是贡献。

无界应运而生

Hi:这次展览你也是在探讨这种核爆炸的可能性吧?

钟:这一次我确实用了比平时更多的力气去完成这项工作。简单讲,我把二楼的核心部分做了,直接把观众带离现实,同时时尚元素把背景也铺陈了,所以大家就能够看到一个上下文的关系,很自然地进入到二楼空间的时候,连普通的观众都不会问这是什么意思了,他自己就会自然形成一种体验。

Hi:可不可以说你这次在跨界上做了很深地尝试?

钟:是内心需要的应运而生。跨界是表象,重要的不是跨界,而是无界,因为真理趋同,表象各异。本来,任何事物都是无界的,如果退回到成形之前,或者现实深处,本来就是一个混沌的整体,只不过大家在社会上各就各位,各司其职,所以就看似产生了界,中间就有了鸿沟,那么只要填平就是无界了,而鸿沟要靠各种社会资源来填平。一个健全的社会,它是一个整体的生态链,不管文化、商业、政治、军事,本身就是无界的,是数位一体的世界,所以也就不存在跨界问题。

连接有形与无形世界

Hi:二楼展厅完全营造出了一个超现实世界,影像的因素起了很关键的作用,这段影像的主题是什么?   

钟:循环播放的影像始末是浩瀚的星际往返,中间不断变化,从此时空穿越到彼时空,没有逻辑,但却眼见为实,而且你感觉是回不去的,因为你不知道是从哪条路来,并且也不知道要往哪里去。所以只能走到哪里,就在哪里自然成形。逻辑属于我们已经认识的有形世界,而非逻辑的动力则是未知的无形世界中流动的能量。

Hi:那么影像部分就指示出了一种幻化无形的“态”,而由镜子折射出的无限的现实世界就是可见的“形”?

钟:对,世界的本质有这样的一些对应关系,既:形和态、现实世界和能量世界、物质世界和非物质世界,为了让大众能更好地理解,我倾向于用有形世界和无形世界的概念,有形世界是我们看得见、摸得着的这个现实世界,而在它的背后,则连接着浩瀚的无形世界。无形世界永不停歇地运动和变化,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必然趋势在无形世界里潜移默化,然后在具体的时间和空间里变现为有形世界。万物因果都由无形世界决定的,所以,如果我们了解无形世界的秘密越多,就能够在有形世界里活得越从容。在我看来,有形世界和无形世界是互为表里的一个整体。包括致未来艺术项目,都是源自无形世界的暗流涌动,在此时此地准确成形。

看到了那个世界

Hi:对于如此抽象的观念性内涵,你是怎么将其转化成可视可听的现实物的?

钟:我把无形世界的概念直接物化,那是我真正看到的世界,这种感知太强烈了。否则为什么我第一次接触影像,完全没有经验,就能够在技术团队的支持下,完成无形世界的感观化。就是因为我真切地看到了那个涌动的能量世界,通过我的指引,一步一步地呈现。

Hi:在你的潜意识里面,无形世界已经很明确地形象化了?

钟:对。因为它太真实了,所以方向明确,我不是刻意要去作媒介的转换,而是我看到了那个世界,强烈的表达诉求令各种资源和技术手段汇聚而来、应运而生。

艺术让生活更美好      

Hi:我是第一次见到为了看一个展览,有那么多人在排队等待。

钟:这个有点出乎意料,很多观众不愿意出来,8分钟影像循环看完了,还要待在里面,外面的观众就进不去。实验艺术,我在实验后面加一个“室”字,通常,实验室里的艺术探索,有效范围是在学术层面交流。但是,当我们面对公众的时候,就必需要将实验结果汇集成型。针对城市而言,艺术不是某种形态的学术演示,它是生活中流动的能量,流到哪里就改变到哪里,并且昭示出未来的方向。所以这个时候,它的成型程度很重要,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的时候,才能有相应的资源配置。这也是为什么早年的先锋艺术那么艰苦的原因。现在社会飞速发展,产生了对艺术探索结果成型的诉求。未来,社会与艺术将真正做到综合作用自然成形的无缝连接。

Hi:这个展览在时间点与内涵上还都在与世博会相呼应,“致未来”也是对世博会的一份献礼吧?

钟:我将张江当代艺术馆的外观做成一个大礼包,自然和世博会形成一种关系,而且张江当代艺术馆所属的张江高科技园区承接了世博会主题馆之一未来馆的设计和制作,主题是“未来正在实现”。樱花大道两旁110米长的世博会未来馆宣传墙连接着张江当代艺术馆的大礼包和张江高科地铁站,喷泉广场上巨大的“致未来”广告牌、开幕之夜赞助商之一奔驰车的临时展台,特约协办《芭莎男士》在户外的LOGO和影像,都构成了展览整体的一部分,既艺术与社会的无缝连接,所以打包的不仅仅是艺术馆里关于当下的创造和今人的情感,也包括与当下社会现实的关系,通过四两拨千斤的方法,完善了整体性。

Hi:各种因素搭在一起,就形成了一个很High很独特,又意味深长的世博夜晚。

钟:这个夜晚难以描述,如果描述的话,就还是站在之外的旁观者,我们需要把现场直接地呈现,让观众感到不是在旁观艺术,而是本来就处于艺术之中,这样的感受特别重要。这个项目不仅是对“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艺术表达,而且它本身就构成可以让生活更美好的现场体验。你来到此处,就选择了人生从这里经过。过去、现在和未来是一个已经存在的整体,我们经过时只是进入了这个整体的局部而已,一切早已存在,只有经过时显形。在这个时候,艺术和生活是没有界限的,融为一体。

独立的精神旅程

Hi:这次展览呈现了一场丰饶的生理与心理体验,虽然线索庞杂,但是整合得非常自然到位。

钟:从外部的社会背景,到二楼的核心现场,表现的是有形世界与无形世界的关系,以及对过去现在未来的理解。仅主体部分就是一个集绘画、雕塑、装置、文学、工艺品、影像、音乐为一身的整体,我希望呈现出一个满载现场快感和美感的容器,使艺术的意义最终成形。《没有人是艺术家,没有人不是艺术家》(朱青生)里提到关于手工、人工和天工,手工是现代艺术中的技术问题;人工是现代艺术中的观念问题;天工是现代艺术的了结与终极。如果还需要追求艺术,那么实际上艺术就是我们之外的他者,天工就是要达到好像从来没有追求过、谈论过、从事过艺术的境界,这样的境界是靠层层清除我们的屏障而达到的,每个人到达了结状态,只有一条属于自己的唯一路径,没有人可以带领你,也没有人可以陪伴你到达那里。

Hi:哈哈!所以我看到你在现场和大家一块儿跳舞,那时候你已经不是一个艺术家、创造者,而是单纯地享受其中了。

钟:我们谈论观念艺术,其实观念艺术只是我们最初的动念,最后要成形的话就必须熔化,甚至看不见,已经潜藏在人们的体验里面了。“现代艺术的了结是每个人独立的精神旅程,我们的理论到此为止。”这句话简直荡气回肠!这也是我的方向,实际上,艺术就是浩瀚的综合作用在具体时间和空间里的准确成形,当它成形之后,与每个在场者融汇,开启各自的际遇和独立的精神旅程,而艺术家的工作也就到此为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