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客》问答钟飙


中国艺术问卷调查

艺术家姓名:钟飙
1 你出生在何处?

钟:重庆江北区大石坝。
2
你到什么地方旅行过吗?

钟:我跟着作品走,顺便旅行,去过二十多个国家的许多城市和乡村,当然,作品比我去过的地方更多。
3
你在何处学习的绘画?

钟:我在重庆、杭州、北京学习绘画,曾就读于四川美术学院附中、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目前工作室在北京,艺术是终身学习,所以也算上北京。

4 你是否受到过欧洲人或美国人的影响?

钟:我们都已经是混合过的聚合物了,既有欧洲、美国,也有别的文化的影响。
5
你觉得技艺在艺术中重要么?

钟:重要,思想飞翔,靠技艺落地。
6
许多有名的中国艺术家都生活在北京,你认为这重要吗?

:对北京这座城市来说当然重要!精英荟萃的地方格局大、营养高,地方上的领头羊到这里多半都隐迹羊群了,但不管怎样,都已水涨船高。对一个国家来说,经济高速发展期自然形成的文化中心具有带动作用,终会为多元共生的格局做出贡献。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中心也会分散、转移,没有什么是不变的。

7 你是否认为有纯粹的中国绘画?

钟:首先,在这个信息时代,只要你不主动或被动的屏蔽信息,便一定是各种文化混合过的人。更何况,所谓文化,文是分门别类,是准备;化是交汇融合,是目的。说某人已入化境,便是指达到了文脉相传文明相融之目的。其次,中国历史版图不断变化,分分合合从何算起?只有中原才算中国的源流吗?西藏、新疆、西夏的绘画算不算中国绘画?今天,硬要按护照来查,会有纯粹中国人的绘画。而纯粹的中国绘画,却是一个伪命题。
8
你认为当代艺术意味着什么?

钟:当代艺术以形显态。“态”是运行不止的潜在力量,看不见摸不着,却主宰着有形世界;艺术通过对“态”的觉悟、感知,进而表达,使潜在力量在特定时空中得以汇聚成形,态变而形随,这场无始无终的形态大戏,不断地把现实深处的秘密变成常识,把潜移默化的趋势变成波澜壮阔的潮流。在这一过程中,看待世界的方式被不断刷新,当代艺术显形潜在趋势,升级文明版本。最终通过设计作用于我们的生活。
9
对于你的创作方法有许多争论和批评,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钟:我没看到,你那儿有吗?很想学习学习。
10
禅宗是中国艺术的一个源泉,在观赏你的艺术的时候,是否可以从禅宗的方面去解读?

钟:禅宗当然可以解读艺术,哲学、心理学、数据学也可以解读艺术,这都是不同学科与艺术发生的关系。
11
西方当代艺术运用了流水线艺术的形式,为什么中国很多艺术家开始抛弃这样一种形式?

钟:西方和中国既有艺术家用这种方式,也有艺术家不用这一方式。这是艺术家自己的事,工作方式围绕每个人的方向和目标展开。
12
一般的观众和评论家,必须发展他们对新艺术的理解能力,以便他们能够理解你们的新艺术?

钟:符合潜在趋势的创新自然会被理解,只是有时间差。趋势对人类集体无意识的洗脑,是已有的知识结构之外的创新会被接受的前提。
13
你能不能谈一谈你的作品是怎样形成的?

钟:1990年大学毕业前,那次对中原西北文明遗迹的考察,使我突然感觉与亿万年前的时空接通电流,自己仿佛从远古而来,22岁仅仅是我成形的时间而已。就像一块宋朝的古玉虽雕琢于宋代,但玉料却是亿万年的造化。现实与历史之间的庞大因果,开启了我对时空观的探寻。

1994—2004,第一个阶段“图像迹遇”,通过呈现过去与现在的因缘际会、西方与东方的异质冲突,来寻求现实意义的延伸。

1998—2008,第二个阶段“生存形态”,开始回到草图状态中,把未完成性作为结果,如同生活本身一样,所有的结果都是暂时的存在。“生存形态”是一个开放的结构,我把可能性都留在了画面上,冒着大家对于作品是否完成的怀疑目光。

2009—2014,第三阶段“混沌初开”,任何事物一旦明确就有了局限性。回到形象诞生之前的混沌状态,才有无所不可的自由。这是一趟开往混沌的往返旅程,顺着不确定的色彩轨迹孕育确定的形象。转型当年就完成了18米长、4米高的《海市蜃楼》,这件远远超出自己当时能力的作品问世,使我惊恐地感到,我的认知和方法顺利把我变成了一个传输器,源源不断的能量通过我的身手流向几乎不可能完成的画,当它在美国丹佛美术馆广获赞誉的时候,我见证了能量。

2014年,再一次告别过去,又将开启新阶段。

14 你能不能讲一讲你是如何形成你的艺术方法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钟:全速前进的时候无需回顾,到面临方向选择的十字路口再回头看,因为过去里面一定装着未来的线索。人生就像一把折扇,扇骨指向各个方向,我们从起点出发走到扇骨的终点,就到了需要转变的时候,如果横着挨个走遍别的扇骨去寻找新方向,人生的时间是不够用的。走不下去的时候,只有回到起点,回到我们的初衷,回到浩瀚的内在来倾听召唤,才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我回到古代文明获得启发,回到草图获得可能性,回到形象诞生之前的混沌状态获得能量……
15 在宣纸上你是如何使用水墨的?

钟:我吗?除了读附中和浙美上选修课,再没摸过水墨。
16 你的头脑中有没有预想的关于艺术的形象?

钟:梦中时常有艺术形态出现,召唤我。

17 你的艺术运用草图吗?

钟:上个世纪用,本世纪渐渐不用了。
18
你的每一件作品都是原初的吗?都是独一无二的吗?

钟:当然。
19
你是否关心对艺术全球化的总体评论?

钟:我更关注新思想、新技术、新生活方式对未来的改变。
20
你对同时代的艺术家有何感想?

钟:尽管有不少优秀的艺术家和作品,但从人类文明发展的整体来说,当今的艺术领域是令人失望的,科学和商业的贡献更大。
21
你作品的尺寸是与众不同的?你为什么在艺术空间里总是选用大尺寸的方式实施作品?

钟:尺寸大到一定的程度,绘画就不仅仅是平面的了,它作为现成品介入了对空间的塑造,成为我们的存在环境,与我的装置、影像生成共同体,是我思想观念表达的全息出口。普通尺寸的绘画是我的日常修行,而综合媒介建构的全息空间则是装载这些日常修行的容器。
22
你选用不同的材料做作品,和你平常的技艺截然不同吗?

钟:当然,媒材是涌动的思想成形的通道,它们有各自的特性,所以需要不同的技艺。
23
到目前为止你已经形成了鲜明的个人风格,你今后还要沿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吗?

钟:风格是在追求目标过程中应运而生自然形成的,它本身不应是追求的目标,所以没有什么可留恋。变化是必然的,然而不管我们怎么变,生命中始终有一条暗线贯穿所有篇章。
24 你的艺术之所以令人感兴趣和重要,仅仅是因为靠他取得成功?

钟:我没听懂这句话。
25
你怎样看古典主义艺术、现代艺术和由你们发动的这场中国当代艺术运动的差异?

钟:一路走来,大势所趋,是历史的不同阶段而已。
26 50
年代在美国流行美国绘画的观念,今天在中国又流行中国绘画的观念,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钟:知识被分装在全世界的书里,如果从里面倒出来,所有的内容其实都是融为一体的。所以,我更关注艺术观念如何在体验中融化。
27
在你的作品里有将中国的禅宗艺术和西方的流水线艺术结合的趋势,你是怎么看的?

钟:禅宗艺术和流水线艺术?不搭边吧。我目前要做的,是力图建设生生不息的“潜在”与转瞬即逝的“现象”之间的视觉关联。

28 西方的现当代艺术总体上关注空间,而中国的艺术总体上关注时间,形成了文人艺术这样一种模式,这也成为你新艺术的一种借鉴方式,你是怎么看的?

钟:时间和空间是不可分割的整体。再说一遍,我们每个人都是文化杂食动物。


                                    钟飙2014831日于重庆黄桷坪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