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飙:现实深处“幻真的宇宙”

 

凤凰网文化:【幻真的宇宙】完事儿了。累不累?能否用最这个字表达?

钟飙:这是我艺术生涯到目前最大的一个项目。


凤凰网文化:有时候艺术家是这种状态:三年不做事。做事吃三年。

钟飙:艺术家实际上年年都在做事,只不过有的项目耗时长,过程就像潜水艇那样看不见,别人误以为三年不做事。另外,做事吃三年也不可能,信息社会覆盖太快,每做好一件事只能获得临时有效性。


凤凰网文化:在你对作品意义的阐释中,很多次提到能量这个词。我相信你理解的和我们不太一样。

钟飙:能量不仅是物理概念,爱、恨、愿望、决心、恐惧、情商、智商、程序、方法等等都是可以改变世界的能量。甚至一个恰到好处的用词也是充满能量的,它激活了一句话,更绝对一些,一个普通的字也是能量,它躺在字典里等待发挥作用。这次展览就来自强烈愿望的能量。


凤凰网文化:愿望有时候会带来挫败感。

钟飙:如果遭受挫败的时候,我更愿意相信是错误的认知导致与客观世界的偏差。


凤凰网文化:后续的舆论和评价,一定也参与到你作品本身了?怎么理解这些声音。

钟飙:它们是作品的一部分,我无条件容纳这些声音。我的包容来自从小就胆小怕事,不愿意走到极端发生冲突。结果后来发现,退一步,可能体会到对方的立场;一退再退,也许了解到更多的出发点;退到底部,就是无处不在的普遍联系了,在那里有着通向无形世界的线索,可以接通宇宙的能源,使软弱成为一种可以造就虚怀若谷、海纳百川的普适力量。


凤凰网文化:哈哈哈哈对,就是有距离你才能够看到。

钟飙:退到一定程度你就把事情控制在出发点了。


凤凰网文化:但是也涉及到一个是否存在真相的问题,如果连真相都不存在,那基于真相的那个立场就更无从谈起。

钟飙:我理解的这个真相就是现象深处的普遍联系。我们发没发觉,它都在那里。就像过去无处不在的机缘我们是看不到的,而现在通过微博、微信的技术手段显形了。


凤凰网文化:这些想法都是自发产生的?

钟飙:通过好奇心发现的,1998年的一天,我在长江边的一个茶馆反思我的艺术时发现,我真正感兴趣的是每一个偶然现象后面的存在秩序,这些秩序规划了我们的生活。由此一发不可收拾闯入现实深处盘根错节的关联中,那是一个比有形世界更浩瀚的存在。


凤凰网文化:听上去你是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

钟飙:不同宗教是通向真理的不同路径。我对真理有信仰,但对路径没有依赖。


凤凰网文化:如果说信仰的话,很难回避几个终极问题。我们是谁?我们从哪儿来?我们到哪儿去?

钟飙:我们是谁和我们从哪儿来的追问,实际上是为了想知道我们要到哪里去?但是后来我发现这三问题让人类备受困扰的根本原因,或者说是问题设置的根本缺陷在于——这里面没有当下。当下是生命存在的唯一形式,只有当下才有体温,才有新陈代谢,才有与客观世界的交集。而过去和未来存在的全部意义,就在于激活我们的每一个当下。


凤凰网文化:因为时间轴本身是在变化。这就涉及到另外一个人问题,潮流对你意味着什么。

钟飙:潮流是趋势的形状,孙中山说:“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他实际上是指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即使提出不以潮流为伍,甚至反潮流的人,也是为了试图顺应更长远的趋势,而从当下潮流的形状里脱身,运气好的话,会在未来的潮流里现身显形。


凤凰网文化:这次展览借助了教堂,事实上它有一个西方的宗教背景和环境,你怎么处理这种冲突。

钟飙:西方与东方,是我们所处的位置,位置不同当然立场不同,但当我们眺望远方,就可以超越眼前的矛盾和立场的局限。宗教与艺术,都是超越的路径。现场我们用了四台投影仪无缝拼接,在圆形穹顶上放映香格里拉天空,仿佛天顶打开,香格里拉意为心中的日月,来到威尼斯圣玛利亚教堂的每个观众都有自己心中的日月。


凤凰网文化:所以现在你要传达的很难仅仅通过绘画本身去实现。很大程度上需要借势。谈谈你作品的颜色方面。

钟飙:是的,就像一个大战役需要多兵种协同作战那样。关于颜色:物体的固有色在光源下的丰富变化,是客观色彩,而颜料在我的画面中还扮演了物理层面的角色,它们相互之间的冲撞、融合有着自己的物质命运,这些运动留下的轨迹决定了画面中具象世界的诞生。


凤凰网文化:钱对艺术家意味着什么,或者说对你意味着什么。其实我想问的是,你在拍卖市场的位置。

钟飙:很多人问我,商业是不是会对艺术家造成了改变?我说不会改变目标,而会改变路径。因为商业(或钱)是水,水涨船高,有利于艺术家驾船去到梦想的彼岸;如若枯水,艺术家则要想办法把船拖到有水的地方或想别的办法继续航行,但艺术创作的目的却不在水。


凤凰网文化:聊聊艺术圈把,你喜欢吗?我参加过一些艺术界聚会,整体的感觉是所有人都在寻找有钱人。

钟飙:说的很直接!这其实是能量世界的引力法则,每个人都在寻找他需要的东西。你不喜欢这样的聚会说明那不是你需要的东西。


凤凰网文化:应该理解他们是吧?

钟飙:无所谓理不理解,在现实的泥藻里,不要忘记梦想就好。


凤凰网文化:现在是一个好的时代?

钟飙:总体来说是,但如果没有找到与之和谐共生的关系对个人来说就不是。中国当代艺术已经从由意识形态差异引起的国际关注,走向了是否能够为世界艺术贡献真正核心价值的阶段。


凤凰网文化:如果核心价值需要一个标签去承担的话,会不会对创作者造成限制。

钟飙:这是一种自然现象,限制与否取决于你与它的关系。河流与海洋,在从边缘流向中心的过程中,自会带着来源的标签,如长江、黄河、亚马逊河等等。所以大家会这样称谓中国当代艺术、印度当代艺术、伊朗当代艺术。一旦真正汇入海洋,就不会再去区分水的来源,标签就不重要了。所以大家不会用德国当代艺术、意大利当代艺术和美国当代艺术的说法,而是更看重艺术家个体的核心价值。中国当代艺术一部分流进湖泊惠及本土,一部分源源不断地汇入世界文化的海洋。当然,反过来,中国艺术如此巨大的从业队伍和市场潜力,也将逐渐形成新的海床,吸引原有的洋流。事实上,我们从哪里来虽各有所属,但是发展方向却是没有国界的。



                                                      2013/7/6北京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