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占领的威尼斯双年展


钟飙:“幻真的宇宙——2013威尼斯钟飙艺术现场”独立项目

GQ钟飙=Z

G:您怎么看待自己的展览在这一次双年展的位置和独特性?

Z:此次展览是受意大利知名当代艺术项目“威尼斯计划”(Venice Projects)之邀而实施的独立艺术项目,威尼斯政府第一次将古老的圣玛利亚教堂释出作为艺术展览的舞台,别开生面迎来这场集绘画、装置、影像于一身的首秀“幻真的宇宙——2013威尼斯钟飙艺术现场”,展览以艺术的方式把现实世界的人生观与能量世界的宇宙观结合起来,它超越国家民族、文化政治的现象世界,直接展开对终极价值的追问。


G:您如何看待这一次的中国艺术‘红流’

Z:大家并没相约,就从不同河床汇入威尼斯,这是能量世界的引力法则,属于自然现象。本土化与全球化如同河流、湖泊、海洋的关系,在从边缘到中心的过程中,会带着来源的标签,比如中国当代艺术、印度当代艺术、伊朗当代艺术。而一旦汇入中心标签就不重要了,大家不会常用德国当代艺术、意大利当代艺术和美国当代艺术的说法。中国当代艺术一部分流进湖泊惠及本土,一部分源源不断地汇入世界文化的海洋。一旦汇入海洋,就不用去区分哪里是长江的水?哪里是密西西比河的水?哪里是亚马逊河的水?哪里是尼罗河的水了?事实上,文化艺术就是这样:来源有所属,方向无国界。


G:您如何看待资本与艺术之间的关系:

Z:资本就是资本,艺术就是艺术,它们是整体生态链上的不同环节,各自越独立,越能实现相互间的能量转换和整体的无界推进。既不能资本指导艺术创作,也不能以艺术的方式进行投资,而是做好各自的份内事才相互有戏。


G:您觉得如果资本介入和目的越多,策展人更商业化,那么是否会伤害到艺术家?

Z:不会,如果因为资本介入而商业化,那就改变了性质不再是艺术家,既然转变了性质,那为什么还要用艺术家的标准来要求呢?而真正的艺术家,资本的介入只能使其沿着梦想的方向走得更远。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