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术求道——问答《钟飙词典》

 

《芭莎男士》=    钟飙=

芭:是什么契机促使你想到要用词典的形式来诠释你的艺术,还有你对人生、世界、甚至宇宙的理解?

钟:契机是2011年7月,我和徐宁探讨以非空间场域的方式由艺术家在大众媒体上进行创作和展示的可能性,而不仅仅是通常意义上的发表作品。也就是说,《钟飙词典》不是在发表别的作品,它本身就是一件原作。之所以用词典的形式作为载体,是因为我眼中的世界一刻也停不下来地运动和变化着,只有回到最基本的单位才能获得相对稳定的立足点。

:《钟飙词典》的编撰历时多长时间?整个创作过程有没有过瓶颈?

钟:最后冲刺阶段半个月,写作从下午持续到第二天上午,每天都有瓶颈,当然通常总在黎明时分获得解脱。《钟飙词典》的准备工作可以说有我的前半生那么长,它是流动的能量汇聚成型的结果,是对过去的分类、整理和打包。不少词条穷尽我的全部创作才找到唯一匹配的图像,因缘际会中串起人生伏笔。

芭:图片和文字在精神层次的对接是《钟飙词典》最大的特色,请问你在创作过程中是根据图片来构思词条还是反之?

钟:图早已完成,文自行其事,只有他们是各自独立的生命才有碰撞衍生新生命的机会。

芭: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思考和写作会不会深度影响你的艺术创作?

钟:当然,真正的状况是思考、写作、艺术创作以及生活作为不可分割的整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断地无界互动、彼此相生。

芭:“如果艺术家的作品能够表现出个人体验与潜行大势在具体时空中的形状,就会触动人们的集体无意识”,请问你是如何捕捉这种抽象的“形状”的?

钟:放松,保持不执著的觉知状态,滚滚前行的大势必然流经每个人的身心,开放频道的人自会收到信息。

芭:在你近二十年的创作生涯中,你的内在世界和艺术表达发生了哪些大的改变?这些改变主要体现在《钟飙词典》的哪些词条中?

钟:大势:对大势的觉知使我重新思考个体生命与客观世界的关系。

二〇〇五年:我的艺术和生活融为一体。

混沌:感受到具象世界的局限性和混沌世界的无所不可,开始探寻能量的源泉。

青春精神:认知潜移默化的趋势。

现实世界与能量世界:理解现象和宇宙的关系。

……等等等等还有不少。

芭:你在词典中抛出”艺术家要建立一个自己的系统”,请问这个系统由什么组成?

钟:艺术家的渴望作为源动力,建立起与客观世界独一无二的关系,能够自动新陈代谢的关系链就是系统。

芭:近年来,你的创作从视觉形态上进入了全息的呈现,平面,三维,动态影像之间不断滚动交叉,请问这种变化的源头是什么?

钟:是源自“道可道,非常道”的本质,所谓媒介只是“非常道”外显时的出口而已。

芭:你在艺术创作上还有什么想法等待实现?

钟:让更多的观念在体验中融化。

芭:你反对为学术而创作,也反对为市场而创作,那你的创作生命有没有一个终极追求?。

钟:不是反对,只是说学术与市场不是发展方向而已,但它们却都是艺术创作必不可少的环节,在发展过程中水乳交融。创作生命的终极追求当然是自由,尽管人们对自由各有理解。

芭:“先锋精神不断拓展艺术的现有疆界,疆界越广阔,艺术就越是以看似不存在的方式而无处不在”,可不可以理解为,只要我们善于理解和发现,世界已经无处不艺术?

钟:是的,可以这么说,当然未发现的部分不是停在那里等我们,如果不能动态地理解和发现,就会陷入刻舟求剑的误区。

芭:你在词典中定义了你心目中“伟大的艺术”,那你又如何理解“伟大的艺术家”?

钟:伟大的艺术家是被灵性召唤,并通过自己的努力抵达方位的人,他留下的印记成为伟大的艺术作品。

芭:你想通过《钟飙词典》给《芭莎艺术》的读者带来什么?

钟:希望带来餐前酒的微醺,不管往上还是往下都能离开现实表面一点点。

芭:有没有一个词条,能表达你看到《钟飙词典》出炉时的心情?

钟:爽:把一团乱麻的过去重新分类、整理、打包后的释怀,深呼吸的过程中鼻飘幽香、口带甜味、气通山水。



                                  ——钟飙2011/12/16于旧金山


关闭